微信 手机版
首页 > 商家 >
到底有多少个同仁堂? 南北稻香村之后,又来了“京津同仁堂” 2021-08-23 11:52:42  来源:北京商报

似乎有老字号的地方,就有商标纠纷。近日,“同仁堂”到底归谁家所有成了热门话题,北京同仁堂更是与天津同仁堂隔空呛声品牌商标所属问题。相较于北京同仁堂早已登陆A股,天津同仁堂正处于IPO阶段,商标纠纷可能会影响后者上市进展。老字号的商标纠纷素来是持久战。南北稻香村商标之争更是业内代表案例,亨得利商标之争更是持续数年。业内人士指出,品牌企业应该注重日常商标监测,避免因商标问题,产生隐患。

到底有多少个同仁堂?

北京同仁堂、天津同仁堂、南京同仁堂、中华同仁堂......消费者对百年老号“同仁堂”的信任,让别有用心之人觅得商机。

天眼查截图

“同仁堂”的商标纠纷,已于十多年前显现出来。北京商报记者从天眼查搜索发现,天津同仁堂早在多年前,便开始尝试注册属于自己的“同仁堂”商标。不过,天津同仁堂申请的“天津同仁”“天津同仁堂”等处于无效状态。但“津同仁”为已注册商品,天津同仁堂新三版以“津同仁”名义上市。

尽管同名商标没能经得住审核,但天津同仁堂坚持自己“老字号”的地位。天津同仁堂对老字号的解释为,天津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商标:太阳)是2006年商务部认定的第一批“中华老字号”。

此次,京津“同仁堂”商标纠纷也暗戳戳的较劲儿。8月13日,北京同仁堂官网发布了“关于对天津同仁堂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提起商标字号侵权诉讼的声明”后,天津同仁堂旗下微信号“津同仁”也发布了一则名为“天津市公安局、市工商联‘企业服务日’为老字号和谐健康发展保驾护航”的消息。

对于商标的纠纷,北京商报记者尝试致电天津同仁堂,但截至发稿,电话无人接听。另外,对于商标侵权案件的进展,北京商报记者采访到北京同仁堂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该负责人暂未回应。

京津同仁堂仅仅是商标纠纷中的冰山一角,存在纠纷的“同仁堂”远不止北京和天津。早在2015年,北京同仁堂诉中华同仁堂一案的判决结果为中华同仁堂立即停止侵害北京同仁堂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消除其不正当竞争行为给北京同仁堂公司造成的影响,赔偿北京同仁堂公司经济损失及因维权支出的合理费用共计100万元。该诉讼案件起因为,中华同仁堂在其店铺牌匾、装饰、赠品外包装、名片、宣传册及网站上,突出使用“同仁堂”字样的行为。

另外,在一家投资者互动平台上,有用户向北京同仁堂提问,该公司与“南京同仁堂”的关系。该公司回复称,“本公司和南京同仁堂没有任何关系。”

商标争议重伤老字号

人人提起老字号,既有对产品品质的认可,也有对品牌跨界合作中敢拼敢闯时冲劲儿的赞美。就在老字号品牌尝试创新的同时,因各种原因产生的一例例商标纠纷案浮出水面。

与同仁堂案相似的商标案频繁出现在大众视野中,“稻香村”的商标纠纷便具有代表性。南北稻香村的商标侵权案从苏州“打”到北京,从实体“打”到电商。近年来,苏州稻香村与北京稻香村分别在多地以涉嫌商标侵权为由提起诉讼,双方各有胜负。目前,南北稻香村的商标纠纷仍未有定论。

不过,“稻香村”商标纠纷不仅存在于“南”与“北”两者之间。此前,微信号知产北京发布信息显示,一家名为北京市香村园食品有限责任公司通过在涉案商标包装上突出对“稻香村”三字的使用,标注字样为“稻香村(香港)食品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曾在2011年申请注册商标“香港稻香村”,但被驳回。法院判决显示,上述行为明显具有攀附他人商誉的主观故意。

亨得利、京天红、内联升等百年老字号都面临着商标纠纷难题。

纠纷并不意味着短时间内可以化解,双方拉锯战往往要持续数年。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企业知识产权法律事务部负责人刘东阳表示,对于品牌维权,商标权利人要经历漫长的争议程序,可能会涉及商标异议、异议复审、行政诉讼一审、二审等程序。异议是否能够成功,还要等最终的裁定或司法判决。商标无效申请时间需1年,诉讼阶段的一审审理周期约1年,二审的审理周期约6个月。如果案件需要中止审理,等待的时间可能要长达3-5年,这是企业发展中的羁绊。

恐影响未来发展

随着企业规模壮大,业务覆盖的交集,以及销售渠道扩展、品牌打破了地域限制,日渐激化的商标矛盾对企业发展的影响逐渐显露。

北京商报记者通过企业财报发现,天津同仁堂2020年的营收约为8.18亿元,北京同仁堂2020年营业收入则达到了128.26亿元。尽管营收差距悬殊,但天津同仁堂已经提交IPO申请,上市、募资或将为其发展更添一把火。

与此同时,京津同仁堂在业务上也存在一定重合。天津同仁堂招股书中提到,公司主营业务为中成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覆盖片剂、硬胶囊剂、颗粒剂、糖浆剂、口服液、口服溶液剂、橡胶膏剂、散剂等8种剂型,涉及治疗领域包括泌尿系统中的肾脏病、心脑血管疾病及周围血管疾病等。北京同仁堂的业务分布则以中医中药为主攻方向,构建了种植(养殖)、制造、销售、医疗、康养、研发一体的健康产业。

两者业务高度重合,北京同仁堂提起诉讼在天津同仁堂上市的路上摆了一道。刘东阳指出,上市监管部门在审查时也会关注公司核心知识产权的权属问题,“天津同仁堂的上市进度或许会暂停”。

深圳市思其晟公司CEO伍岱麒提醒,企业在注册商标时要对于未来可能会延伸的业态有一定前瞻性。同时,还要注意日常商标监测,并及时搜集证据、保证维权的胜利与成功。

北京市多举措推动老字号商标保护与发展。2018年,北京市发布《关于推动北京老字号传承发展的意见》指出,北京不断加大品牌保护力度,鼓励和支持老字号企业商标品牌建设,对经认定的中华老字号、北京老字号的商号在全市范围内依申请予以保护,新申请设立的企业、个体工商户未经授权不可使用与其相同或近似的名称。(作者:王维祎)

热点文章
热点 图片

网站首页 |网站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联系邮箱:907 00 [email protected]
 

中国网购网 market.sosol.com.cn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