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手机版
首页 > 商家 >
办卡容易退卡难 中健健身涉嫌霸王条款 2021-03-16 16:22:28  来源:北京商报

办卡一时爽,退卡万般难……你踩过健身房的“坑”吗?近日,多位消费者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在办理健身卡后遇到退卡无门、无端跑路、强制续缴、霸王合同等问题。在业内人士看来,对健身机构而言,预付式消费营销模式带来的收益最大,但这种模式也给消费者权益带来巨大的风险:一旦遇到运营或资金问题,商家携款跑路,消费者想要追回钱财存在较大困难。随着国家对于健身行业的监管越来越规范,健身领域预付式消费也会有所改善,未来短周期付费、按次付费的健身收费模式或将更受消费者欢迎。

中健健身涉嫌霸王条款

霸王条款频出,退卡“难于上青天”。

在北京从事金融行业工作的李先生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2021年1月7日,与亚历山大华腾园店(中健健身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华腾园店)签订了为期三年的会籍协议,并支付金额11800元。不料第二天因工作变动,无法在此门店健身。1月9日,李先生跟此店的销售、运营经理、店长沟通退卡一事。对方却以个人违约为由,说按照合同约定,只能退款75%,扣除25%为违约金。在李先生看来,健身房的这种做法属于霸王条款。

北京商报记者从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给出的范本合同中的指导意见了解到,“甲方在交付预付费用后7日内尚未持卡休闲健身的,有权无条件解除合同;乙方应当一次性返还全部预付费用”。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角度来看,消费者享有公平交易权,合同格式条款强调公平公正。上述健身房未能按照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给出的范本合同设置7天犹豫期,构成不公平格式条款,损害了消费者公平交易权等权利。

同样遇到退卡难题的还有北京某互联网公司的王先生。2020年9月13日,由于个人原因,王先生需要将中健银座健身北京石景山万达店的健身卡退掉。“当时门店经理承诺我90个工作日退款,但截至2021年2月1日事情依然毫无进展。客服电话我已经拨打很多次,始终无人接听。这真是让人头疼。”王先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针对上述消费者反映的霸王条款、拖延退款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中健健身,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退卡无门、无端跑路、强制续缴、霸王合同……近年来,体育健身服务投诉量呈逐年上升趋势。以上海为例,2020年,上海市消保委受理健身服务投诉就高达5586件;全国组织受理的健身服务投诉更是超过23000多件。

健身房缘何频频爆雷

近年来,随着我国健身人群持续扩大,健身需求不断增加,行业迎来蓬勃发展。然而,行业不断发展的同时各地健身房却频频爆雷。在业内人士看来,预付式消费是健身行业尤其是健身房爆雷的因素之一。

根据中消协舆情监测分析,近年来在运动健身领域甚至出现了一种“健身房充卡”的骗局。一般套路是,经营团伙事先租用某个场地声称要开办健身房,装修时有意拉长装修周期,延迟设备进场时间;与此同时雇佣临聘人员或兼职人员散发传单,招揽客户预付费充值办卡;等到消费者想要去健身时却发现场地仍在装修中,但健身房老板已经卷款跑路不知所踪,不仅消费者钱财受损,临时雇佣的员工同样也成了受害者。

预付式健身卡套路深,让人防不胜防。中消协投诉部主任陈剑指出,预付式消费的“坑”主要集中在5个方面,一是不签书面合同,这导致消费者事后想主张权利时没书面凭证;二是以各种利诱措施吸引消费者上钩后,以各种理由降低服务标准,比如擅自提高价格,减少优惠期限等;三是设置“霸王条款”,比如规定不予退卡、不得转账、过期作废等;四是由于经营不善,商家跑路,让消费者血本无归;五是侵害消费者隐私权,将收集到的个人信息泄露出去。

在业内人士看来,健身房传统商业模式的特征是重资产、重销售、轻服务,往往通过低价招揽会员“跑马圈地”,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各家健身房竞相压价,最终纷纷倒闭收场。

“对健身机构来说,开展预付式消费这种营销模式将带来明显的发展弊端。用户在一家健身房办了卡,意味着这家健身房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周期,要一直承担运营成本等待用户过来。预售卡周期越来越长,复购很难,他们需要不断开发新用户来击鼓传花式地维持运营,最终,开发了过量用户的运营逻辑其实是‘赌你不来’,可能很多经营者的初心是好好经营,但是经营持续的过程中支撑不下去就跑路了。”一个月付制的健身机构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在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看来,以健身为代表的预付费行业“跑路”频发,根源在于违法成本太低,而消费者维权成本太高。“圈钱跑路发生时,经营者往往提前转移资产,消费者难以追回钱款,这其实就是诈骗犯罪,但在现实中这些违法者很少受到应有惩处,从而让无良经营者有恃无恐。”

预付式消费迎最严监管

频频发生健身房爆雷事件后,以健身房为代表的预付费将迎来史上最严监管。

2020年12月28日,上海市体育局、市场监督管理局、健身健美协会、消费者保护协会四部门出台《上海市体育健身行业会员服务合同示范文本(2021版)》(以下简称“合同范本”),其中,关于“健身会员卡办卡七天冷静期”的提法备受关注。

该合同范本指出,首批15个上海主要健身品牌400余家门店,率先承诺履行和使用《会员服务合同》,并于2021年1月1日起正式推广使用。该合同特别设置了“七天冷静期退费”条款,明确消费者在签署合同次日起的7日内,在未开卡使用会员服务的情况下,都可以单方面解除合同并获得全额退款。

在陈音江看来,目前上海市提倡的健身卡的“冷静期”,正是基于预防冲动式消费、保护消费者权益的考虑。为健身会员卡设置“七天冷静期”,就如同网络购物的“七天无理由退款”,可以在规定条件下保障消费者自由撤销交易的权利。

事实上,上述合同范本并非针对体育健身行业预付费的首例监管措施。早在2019年底,北京市便出台了《关于加强预付式消费市场管理的意见(征求意见稿)》,规定“原则上不应发售有效期超过3个月、面额(预付额)超过3000元的预付健身产品”。

在业内人士看来,预付费模式的滥用引发消费问题已经严重影响行业发展,政府部门愈发重视这一问题。未来,关于体育健身行业的监管力度将会不断加大。

在监管力度加大的同时,健身房新的消费模式也在出现并获得消费者认可。目前,国内体育培训、健身市场出现了按次付费、以及区别于传统年卡的“年卡月付”的新付费方式,引发消费者好评,并逐渐推广。

“‘按次付费’、‘年卡月付’等新兴付费方式对企业和消费者属于双向利好。”易健身联合创始人程天玩分析,“对用户而言,新付费方式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他们进入健身房的门槛,有助于培养公众健身意识,对企业而言,能够扩大健身用户群体,加强行业对全民的影响力。”

不过,程天玩也提到,“新的付费方式在推广上也存在一定的问题,按次付费很难形成较强的用户黏性,或将影响用户的持续消费能力。因此,新兴付费模式的落地,除了用户教育,也对体育培训、健身行业在产品供给端和需求服务端提出更高要求。”北京商报记者 钱瑜 王晓

热点文章
热点 图片

网站首页 |网站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联系邮箱:907 00 [email protected]
 

中国网购网 market.sosol.com.cn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