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手机版
首页 > 商家 >
亨迪药业谋上市家族持股85% 刘益谦家族胜算几何 2020-11-03 14:43:11  来源:北京商报

被贴上资本猎豹、定增大王等众多标签的刘益谦,资本市场上的一举一动都格外受关注。靠资本发家的刘益谦又有新动作,在其带领下,近期湖北亨迪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亨迪药业”)向创业板发起冲击。随着亨迪药业招股书的披露,刘益谦家族一股独大的情形被诟病。尤其递交IPO申报稿之前,刘益谦家族的成员突击入股,是否涉嫌利益输送?刘益谦家族又能否坐享资本盛宴存有悬念。

别介啊吧

家族持股85%

近年来,胡润百富榜中总有刘益谦家族的身影。如今,刘益谦家族欲再添上市平台,坐享亨迪药业的资本盛宴。

据招股书显示,亨迪药业主要从事化学原料药及制剂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形成了以非甾体抗炎类原料药为核心,心血管类、抗肿瘤类等特色原料药为辅助的产品体系。

透过亨迪药业的股权关系可以发现,亨迪药业有着家族企业的标签。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亨迪药业实际控制人为刘益谦,其通过上海勇达圣间接持有公司45.2%股权,控制公司51%股权。刘妍超、刘雯超、刘天超和刘思超作为刘益谦的一致行动人,其中刘天超为刘益谦之子,刘妍超、刘雯超和刘思超均为刘益谦之女。

股权关系显示,刘天超直接持有亨迪药业16%股权,通过上海勇达圣间接持有公司5.1%股权,直接或间接合计持有公司21.1%股权;刘妍超直接持有亨迪药业6%股权,通过上海勇达圣间接持有公司0.7%股权,直接或间接合计持有亨迪药业6.7%股权;刘雯超直接持有公司6%股权;刘思超直接持有公司6%股权。经计算,刘益谦及其一致行动人直接或间接合计持有亨迪药业85%股权。在发行后,刘益谦家族仍处于控股地位。

投融资专家许小恒称,家族企业实控人的意志会直接影响企业发展战略的制定。

证券市场评论人布娜新认为,刘益谦能够对亨迪药业的董事人选、经营决策、投资方向及股利分配政策等重大事项的决策施加控制或产生重大影响。绝对意义的一股独大不利于公司形成有效决策,也不利于形成有效公司治理。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2020年5月22日,上海勇达圣与刘妍超、刘雯超、刘天超、刘思超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上海勇达圣将其持有的亨迪有限(系亨迪药业前身)6%、6%、16%和6%股权分别转让给刘妍超、刘雯超、刘天超、刘思超。此次的转让价格为3.36元/出资额,对应亨迪药业100%股权的估值为60420万元。

时隔5个多月后,10月14日亨迪药业首次IPO申请获受理。在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一旦亨迪药业成功上市,刘益谦家族的成员也将获益不菲。上市前夕,刘妍超、刘雯超、刘天超、刘思超突击入股,亨迪药业是否涉嫌利益输送,是需要给公众一个交代的。

布洛芬原料药成拳头产品

财务数据显示,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亨迪药业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6640.88万元、51714.43万元、66001.87万元以及29402.42万元,对应实现的归属净利润分别为1026.76万元、4773.54万元、10028.9万元以及9205.53万元。

从主营业务收入构成来看,亨迪药业主要来自原料药、制剂。数据显示,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亨迪药业原料药产品收入分别为31018.43万元、43831.22万元、58179.03万元和27052.77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84.9%、84.78%、88.37%和92.06%。

布洛芬原料药算是亨迪药业的主要产品。据招股书,报告期内,布洛芬原料药营业收入占亨迪药业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68.67%、67.76%、72.9%和73.48%。

亨迪药业坦言,公司存在主要产品相对集中的风险。若公司主要产品布洛芬原料药因市场供给增加,导致布洛芬原料药市场价格发生较大不利变化,将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亨迪药业的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公司产品主要在境外销售,主要集中在印度、美国、德国、西班牙、伊朗等地区,报告期内境外销售占比分别为56.8%、56.71%、63.57%和71.38%。

对于依靠境外销售的亨迪药业来说,在国际贸易复杂的环境下,经营恐面临一定的风险。

亨迪药业在招股书中亦提示风险称:“报告期内发行人主要原料之一的异丁基苯的供应商来自印度,同时发行人主要产品布洛芬原料药的第一大客户亦为印度客户。若双边经贸关系恶化,进而可能对公司的生产经营造成不利影响。此外,如果欧洲国家利用反倾销、反补贴、知识产权保护等手段对我国产品出口设置障碍,可能对公司经营造成不利影响。”

募投扩产待验证

布洛芬原料药生产企业中,山东新华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华制药”)、美国圣莱科特国际集团、德国巴斯夫、印度SOLARA、印度IOL被亨迪药业列为主要竞争对手。无论是从资本上市速度还是体量上比较,亨迪药业与新华制药都存在一定差距。

一位医药行业人士认为,作为资金密集型企业,目前亨迪药业融资渠道单一,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公司生产规模根据市场需求的扩展。

基于此,亨迪药业欲通过募投扩产来巩固公司核心产品的市场竞争地位。

招股书显示,亨迪药业拟使用募集资金约11.9亿元,分别用于年产5000吨布洛芬原料药项目、年产1200吨原料药项目、年产12吨抗肿瘤原料药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四个项目。

亨迪药业在招股书中表示,年产5000吨布洛芬原料药项目将进一步提升公司布洛芬原料药的生产能力,增强公司布洛芬供应能力以提升公司核心竞争能力,巩固公司核心产品的市场竞争地位;年产1200吨原料药项目建成后将形成年产500吨多库酯钠、500吨萘普生以及200吨布洛芬赖氨酸盐的生产能力,进一步完善公司产品体系,对公司进一步适应产品出口欧美等发达国家的需求等。

招股书显示,亨迪药业的布洛芬原料药产品2017-2019年的产能均为3500吨,对应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00.55%、108.09%、96.27%。在产能没有扩充的背景下,亨迪药业2019年的布洛芬原料药产品的产能利用率较2018年明显下滑。

亨迪药业表示,新增产能的消化需要依托于公司产品未来的竞争力、公司的销售拓展能力以及下游布洛芬制剂行业的发展情况等,具有一定不确定性。

针对公司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亨迪药业进行采访,不过对方电话并未有人接听。随后记者向亨迪药业发去采访函,但截至记者发稿,未收到相关回复。

北京商报记者 刘凤茹

热点文章
热点 图片

网站首页 |网站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联系邮箱:907 00 [email protected]
 

中国网购网 market.sosol.com.cn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