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手机版
首页 > 商家 >
嘀嗒出行将成为中国共享出行第一股 猥亵女乘客案频发 2020-10-10 16:23:18  来源:雷达财经

10月8日晚消息,出行服务平台嘀嗒出行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拟主板挂牌上市,海通证券和野村证券担任联席保荐人。若成功上市,嘀嗒出行将成为中国共享出行第一股。

目前,顺风车业务是嘀嗒出行的核心业务。根据招股书,2019年,嘀嗒平台交易总额(GTV)为110亿元人民币,其中顺风车业务GTV为85亿元,顺风车业务GTV占平台总GTV的77.3%。同时,根据Frost & Sullivan弗若斯特沙利文咨询公司报告显示,2019年,嘀嗒出行在顺风车市场排名第一,市占率为66.5%。

虽然核心顺风车业务稳坐市场第一把交椅,但嘀嗒出行还面临不少挑战。

嘀嗒出行在招股书中表示,嘀嗒出行在中国顺风车市场可能面临(其中包括)其他出行选择、相关监管规定及限制以及安全及隐私问题所带来的挑战。

实际上,嘀嗒顺风车也未必能保证绝对安全。2019年就曾出现过无运营资质的嘀嗒车主猥亵女乘客、广州乘客拒绝嘀嗒顺风车司机临时加钱,被车主砍伤手指等恶性事件。

此前雷达财经也曾报道,在某二手交易平台、电商平台上存在着一些"代办中介",称只要300块即可"代注册成为嘀嗒出行等顺风车平台司机"。有中介称,资质不符也能办。

顺风车是核心业务

在滴滴的股东们对上市翘首以待时,嘀嗒已经抢先一步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

嘀嗒出行成立于2014年,彼时滴滴、快的大打补贴战,激战正酣,或是为了避开与巨头正面硬刚,嘀嗒选择主攻顺风车业务。嘀嗒联合创始人李金龙曾表示,"通过上一次团购的创业经历我们意识到,在补贴大战中,以创业公司的资源和基本面与巨头打补贴战无异于以卵击石,补贴不可能一直持续,总有一天会停止,不如先防守,如果能够挨过去,就还有再起的机会"。

截至目前,嘀嗒出行共进行过4轮融资,投资方包括IDG资本、易车网、蔚来资本等。从股权结构上看,嘀嗒管理团队持股比例为34.43%,占总投票权的50%,上市后可控制投票权约73.57%。以宋中杰为首的高管团队保持管理团队的独立决策权。而嘀嗒的机构股东蔚来资本、IDG、崇德投资、易车、高瓴资本、京东、携程,在嘀嗒上市前持股比例分别为21.60%、10.23%、7.15%、4.95%、4.14%、4.14%、2.86%。

靠顺风车业务起家的嘀嗒出行,目前的业务扩展至智慧出租车业务、广告和其他服务等。从营收上看,2018年、2019年以及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六个月,嘀嗒出行的营收分别为1.18亿元、5.81亿元以及3.11亿元。同期,嘀嗒出行净亏损为16.77亿元、7.56亿元及7.22亿元。

据了解,嘀嗒出行主要是通过"信息服务费"等方式形成收入,本身并不拥有车辆,也无须向顺风车车主和出租车司机持续支付大规模激励和补贴,从而使固定成本和变动成本较小。据每经报道,2019年,嘀嗒向顺风车车主和出租车司机提供的补贴和激励仅占总收入的4.6%;2020年上半年,这一比例下降至0.03%。

根据招股书,2019年,嘀嗒平台交易总额(GTV)为110亿元人民币,其中顺风车业务GTV为85亿元,顺风车业务GTV占平台总GTV的77.3%。

根据Frost & Sullivan弗若斯特沙利文咨询公司报告,嘀嗒出行占有中国顺风车最大的市场份额,2019年市占率为66.5%。

嘀嗒顺风车业务的成长同样十分亮眼。招股书披露,2017年、2018年、2019年嘀嗒顺风车GTV分别为7亿元、19亿元和85亿元,2018和2019同比增长分别为171.4%和347.4%。

据招股书,2019年嘀嗒顺风车业务毛利率高达83.1%。2019年,顺风车收入占总收入比例达到91.9%,2020上半年占比达到87.8%。

得益于轻资产、低变动成本的商业模式,按照经调整净利润计算,去年嘀嗒出行就已实现盈利。根据招股书,2019年以及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六个月,嘀嗒出行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为1.72亿元和1.51亿元,对应经调整净利润率分别为29.7%和48.6%。

图片来自招股书

2019年,嘀嗒创造经营性现金流近4亿元,2020上半年,创造1.3亿元经营性现金流。

滴滴再度杀向嘀嗒“腹地”

嘀嗒出行顺风车行业“霸主”地位并非非常稳固。

滴滴曾是顺风车行业的重要玩家。滴滴顺风车事业部原总经理黄洁莉一手主导了顺风车的产品逻辑。对于顺风车,黄洁莉洞察的结果是顺风车是“一个非常有未来感、非常sexy的场景”。然而在“sexy”的浪漫的另一面,滴滴案件频发。其中,在2018年发生两起年轻女性被杀害事件影响较为深远。

在此情况下,滴滴宣布整改,自2018年8月27日零时起,在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内部重新评估业务模式及产品逻辑;并免去黄洁莉的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职务,免去黄金红的客服副总裁职务。

滴滴下线顺风车业务后,许多用户转向嘀嗒出行。

对于顺风车市场,滴滴并没有放弃。自2019年11月20日起,陆续在哈尔滨、太原、石家庄、常州、沈阳、北京、南通7个城市上线试运营。此后,滴滴陆续在更多城市恢复顺风车业务。

此外,顺风车领域也不断涌入新玩家。

2018年3月,阿里旗下的高德地图宣布杀入顺风车领域。2019年1月,哈啰出行在多个城市上线顺风车业务。2019年9月,曹操出行正式上线顺风车业务。

艾媒咨询报告

除了顺风车业务以外,未来嘀嗒最为可靠的盈利增长点或在于出租车网约服务。

根据招股书,截至今年6月30日,嘀嗒出行已在86个城市提供出租车网约服务,2019年度,其完成出租车搭乘网约订单1.1亿份。早期嘀嗒出行对于接入的出租车几乎相当于免费服务。但去年起,嘀嗒出行开始收取出租车服务费。不过,目前嘀嗒出行的出租车业务仍未实现盈利。

而滴滴、高德等网约车企业开始不断在出租车业务上发力。今年9月1日,滴滴宣布重启快的品牌,将旗下 "滴滴出租车"业务升级为 "快的新出租",同时宣布投入1亿元专项补贴。数日后,快的新出租宣布与银建出租、新月联合、北方北创、银山出租、三元出租及赛达福等北京26家出租车公司达成合作,北京超6万辆出租车接入滴滴平台。

几乎是同一时间,高德也宣布与金银建、北汽出租、新月联合、北方北创等北京多家出租车企业达成合作,上线车辆将超过3万辆。

有分析人士表示,在出租车网约服务领域上,嘀嗒出行未来或许还有一场"持久战"要打。目前看来,其出租车业务羽翼远未丰满,还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多位女乘客被猥亵

滴滴顺风车暴露出的安全问题,在嘀嗒出行上也同样存在。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审理查明,2017年3月23日凌晨3时30分许,被害人胡某通过嘀嗒软件平台搭乘被告人李某驾驶的奥迪轿车,从上海市延安中路MYSTClub酒吧出发回被害人在上海市浦东新区云台路XXX号YOUNG精品公寓的住处。

在车辆到达上述公寓附近后,被告人李某停车,趁被害人酒醉之机,在车内强行拥抱、亲吻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被害人,抚摸被害人大腿、将手伸入被害人下体,并在被害人胡某挣扎下车后,尾随被害人至其住处,在被害人所住房间外的走廊上强行亲吻、搂抱被害人,强闯被害人房间,后在被害人开启移动电话视频欲拍摄被告人时,被告人放弃离开。2017年4月19日,被告人李某被公安人员抓获。

另一则判决显示,2018年10月29日20时30分许,被告人肖煌驾驶一辆车牌号为豫J×××××棕色力帆MPV汽车使用嘀嗒顺风车软件搭载被害人张某,行驶至天津市滨海新区塘沽段中央大道距离津晋高速延长线约4公里东侧马路边附近时,被告人肖煌停车后来到张某乘坐的汽车后座上,违背张某意志,采取控制张某双手的方法强行对张某进行抚摸和亲吻,后因被张某反抗挣脱,肖煌驾车驶离现场。

2018年10月30日,被告人肖煌被公安机关抓获,其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罪行。

2019年1月份,有微博网友爆料称,其在乘坐嘀嗒顺风车时,因没有答应司机临时加钱的要求,被车主砍伤手指。

2019年9月,据深圳市交通运输行政执法支队微信号消息,广东梅州罗女士搭乘嘀嗒顺风车时,被无运营资质司机蔡某猥亵。对于该事件,嘀嗒回应称,已将该司机永久封禁,严厉打击私下揽客的行为。并提醒乘客,已知对方脱离平台进行交易时,依然选择合乘,将给自己的出行带来安全风险,同时也是违约行为。

根据网易科技《镜鉴》栏目的报道,"在产品和运营之外,宋中杰在战略上一直信奉'速度取胜',嘀嗒拼车的第一目标就是拿下最多的市场份额,为此需要付出多少成本则不太关注。"

宋中杰曾向网易记者表示,"而在接单限制方面,其他竞争对手为了保证拼车出行的原汁原味,杜绝黑车加入,一度规定'每个车主每天不能超过两单',但嘀嗒拼车没有这样的限制。对于嘀嗒拼车这样的做法,竞争对手批评其'黑车多',但结果是嘀嗒拼车的订单量直线上升,跑赢了他们。"

有中介称资质不符也可代办成为司机

雷达财经调查发现,在淘宝、闲鱼上通过“顺风车”“网约车业务”等字眼可搜索出很多代办网约车业务的中介。雷达财经试着接触了其中一家,该商家表示能做嘀嗒出行的业务,并要求加微信详谈。

同时,该中介的淘宝店铺上挂着数件“商品”,均是与嘀嗒、哈啰顺风车业务有关,其中最为畅销的“嘀嗒 哈罗顺风小车”月销304,还有买家评论“技术可以 当天就过了”。

“300块钱就能帮你注册嘀嗒的顺风车司机”,该中介在微信上向雷达财经表示,存在驾龄不够、超龄车、车型不符、营运车、车辆所有人与驾驶证不是同一个人等问题的司机和车辆均可以帮忙注册,只要提供身份证、行驶证、驾驶证和车辆照片,这些都不是问题。

“嘀嗒200,哈啰150,嘀嗒哈啰一起办300块。”该中介表示,这些网约车平台的人脸识别系统都不用担心,用的是你个人的身份去办的,人脸识别录得也是你的形象。

在问及是为何可以做到无门槛代办,事后是否会被封号时,其表示“我们有后台,审核不出问题来,给我们你的证件就行”。

在微信上,雷达财经又询问了几位中介,均表示可代办嘀嗒、哈啰出行的顺风车车主,价格在150-300元不等,除了代注册业务以外,还可以帮网约车平台车主解封账号、恢复信任值、洗白账号等,声称任何问题均可办理。

监管"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

对于顺风车服务出现的一些安全问题,嘀嗒出行在招股书中表示,嘀嗒出行在中国顺风车市场可能面临(其中包括)其他出行选择、相关监管规定及限制以及安全及隐私问题所带来的挑战。

目前相关法律及法规通常适用于网约车服务,无法直接应用于嘀嗒的业务模式以及顺风车、智慧出租车服务。今后监管机构可能会提高对顺风车平台的监管审查水平,同时新法律及法规的出台可能对嘀嗒的业务有影响。嘀嗒可能无法及时有效地适应该等变化,且可能在此过程中产生大量合规成本。

据了解,关于网约车的管理规定和处罚依据适用的是《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但是从本质上说顺风车和网约车是不一样的。国务院出台的《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指出,鼓励私人小客车合乘,但也指出《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不适用于共享互助出行的顺风车。

有分析认为,关于合乘性质的顺风车,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文件规定,在执法过程中也就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在搭乘顺风车时,如果司机没有办理网络预约出租车驾驶员资格证(即"人证"),车辆没有办理网络预约出租车运输证(即"车证")以及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在缺少"三证"的情况下,司机收了乘客的钱且不是按平摊费用的方式收取,被抓住的话,一律按照非法营运或者非法网约车处理,正常罚款。

事实上,嘀嗒出行也曾多次因非法营运等问题被处罚。根据信用中国官网,自去年5月起,嘀嗒出行运营主体北京畅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存在64条行政处罚记录,违法事实主要为"网约车平台未取得经营许可擅自从事或者变相从事网约车经营活动"等。

公开报道显示,去年11月,交通运输部、中央网信办等六部门以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名义,联合约谈滴滴出行、嘀嗒出行等8家网约车顺风车平台公司。六部门表示,顺风车行为必须不以盈利为目的,仅与搭乘人员分摊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费互助,严禁以顺风车名义从事非法营运,对每车每日的合乘次数要有一定限制。

据新华社今年2月29日报道,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查实嘀嗒出行"违规从事城际客运业务",责令其立即整改,关停该业务。同时发现"嘀嗒出行"平台公司,未取得经营许可,擅自从事网约车经营活动,依据相关规定对"嘀嗒出行"予以15万元处罚。

嘀嗒出行在招股书中还提及,嘀嗒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公众是否接受顺风车及嘀嗒出行的服务。例如,主要出行平台上发生的与其顺风车服务有关的恶性犯罪事件,导致公众对顺风车的安全担忧、对业务模式的争议及监管机构对顺风车的严格监管,这阻碍了顺风车市场的增长。

热点文章
热点 图片

网站首页 |网站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联系邮箱:907 00 [email protected]
 

中国网购网 market.sosol.com.cn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