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手机版
首页 > 商家 >
新丽传媒成拖累 换帅后由盈转亏 阅文IP化受阻 2020-07-22 15:19:10  来源:北京商报

4月底换帅至今,阅文的日子一直不好过。7月20日晚间,阅文发布盈利预警公告,受新丽传媒业绩影响,阅文预计2020年上半年商誉减值20亿-34亿元。与此同时,因合同引发的阅文与作者的拉锯战还在继续。

这两起事件看似毫无关联,实则都与阅文重视IP孵化脱不开关系。2019年下半年,阅文版权运营及其他收入反超在线业务,成为阅文最大的营收来源,将资源倾向头部作者,有助于阅文IP孵化、拉动版权运营业绩,不过版权运营下游的影视业务遭遇“黑天鹅”,短期内阅文转型难言乐观。

新丽传媒成拖累

“由盈转亏”是阅文公告的关键词。

根据公告,阅文预计2020年上半年亏损的原因主要系收购的影视制作公司新丽传媒商誉减值,预期减值37亿-47亿元;由于新丽传媒业绩不及预期,新丽传媒管理团队计酬代价预计调减,部分抵消了商誉对阅文业绩的影响,导致净亏损预计减少13亿-17亿元。综合商誉减值和计酬调减,2020年上半年,阅文商誉部分预计亏损20亿-34亿元。

在公告中,阅文试图从侧面弱化商誉减值带来的影响,称“阅文商誉减值支出不会影响阅文的营运、流动资金等,此外阅文目前日常运营的现金储备也较为充裕,因此计提该减值准备不会影响阅文的可持续经营”。

通俗来说,商誉减值是指对企业在合并中形成的商誉进行减值测试后,确认相应的减值损失。商誉作为企业的一项资产,是指企业获取正常盈利水平以上收益(即超额收益)的一种能力,是企业未来实现的超额收益的现值。

凡德投资公司总经理陈尊德进一步向北京商报记者解释,“子公司业绩不达预期,可能会导致母公司营收不达预期,母公司可以进行商誉减值处理。一般情况下,处理完会影响母公司利润”。

公开资料显示,新丽传媒主要从事电视剧、网络剧及电影的制作和发行,是行业头部公司。2018年,阅文全资收购新丽传媒,被收购后,新丽传媒继续负责电视剧、网络剧和电影制作业务,还接触阅文的内容库、作家平台及编辑队伍等资源。

公开资料显示,阅文集团收购新丽传媒时曾定下业绩对赌,后者需在2018-2020年分别实现不低于5亿元、7亿元和9亿元的净利润,但2018年和2019年,新丽传媒均未完成业绩对赌,净利润分别为3.24亿元和5.49亿元,与目标额均存在超1亿元的差距。

在此次的盈利预警中,阅文集团方面也提到,目前国内影视行业受宏观环境的影响正持续深度调整,全行业备案、开机、上线项目数量下滑,且部分单体项目利润较预期减少,影视行业受到较大冲击,影视制作延期和上映时间待定。面对这些压力,新丽传媒的影视项目整体周期变长、不确定性增加。

对于影视业务会否影响阅文上半年营收,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阅文相关人士未予回应,仅表示:“以公告为准。”

合同风波未平

在阅文的整体布局中,新丽传媒归属于由IP延伸出来的影视业务,阅文的根基还是在线文学。除了新丽传媒的坏消息之外,这块根基业务近期也一直饱受争议。

自从4月底高管大规模换血后,合同风波的发酵让阅文的在线文学业务始终处在风口浪尖。5月初,阅文作者因合同问题与平台的矛盾爆发,争议集中在著作权条款不合理、平台与作者的合作关系、平台会否推行免费阅读模式等方面。

经历了“5·5断更节”、恳谈会后,阅文在6月初推出新版合同,调整重点包括:取消原先的单一格式合同,新合同根据不同授权分为“三类四种”,并针对此前旧合同中备受争议的免费/付费模式、著作权等问题进行了修改或删除。

不过,作者们对新合同态度不一,有人拍手称快,有人却认为换汤不换药。在7月21日阅文预计上半年亏损的新闻下,部分网友仍紧抓合同风波不放,多位前起点(阅文旗下平台)作者向媒体透露,新合同推出后的一个月里,阅文旗下大量中小作者出走,导致中小作者离开的原因是阅文更重视头部作者。

对于多篇报道中提到的“中小作者出走”,以及作者反映的“阅文更重视IP孵化、将资源倾向于头部作者”情况,阅文相关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直言:“不回复。”

在比达咨询分析师李锦清看来,阅文“偏爱”头部作者和大IP在情理之中,但未来可能出现后继乏力的现象,“虽然阅文已经独立上市,但是它和大股东腾讯关系密切,可以说承担了腾讯互娱IP供给的任务,头部作者贡献大IP的几率大。但网文内容一般不会一炮而红,作者和IP的成长都需要时间”。

IP开发的难题

原阅文联席CEO吴文辉等核心团队离开后,腾讯互娱团队开始“接管”阅文,新任CEO是腾讯副总裁、腾讯影业CEO程武。左手握着IP资源,右手则积累了大量运营经验,在这个逻辑下,阅文的版权运营相比在线业务更有想象力。

在布局版权运营的过程中,基于IP改编影视剧已成为常见的操作方式,因此影视也成为阅文的布局重点,阅文同时多次以出品方的身份出现在影视作品的身后,收购的新丽传媒便是例证。

这种转变已经直接体现在财报上。根据财报,阅文营收来自在线业务、版权运营及其他收入,其中版权运营及其他收入主要来自于制作及发行电视剧、网络剧、动画、电影、授权版权改编权、运营自营网络游戏等营收。

2017年,阅文的收入来源还主要来自于在线业务,同时该业务曾在总营收中占据超八成的比例,随后该公司不断发力版权运营板块,以IP为核心拓展收入,截至2019年,其版权运营收入已增至44.2亿元,超过了在线业务实现的37.1亿元收入。

现阶段,阅文以IP为核心的开发仍在持续拓展,在阅文的官网上,多个IP开发以及影视业务方面的布局信息也在持续更新中,如联合出品的电影《1921》已正式开机,此外还将IP《全职高手》与美特斯邦威进行跨界营销,推出联名款服饰等。

不过,从阅文目前的情况来看,一边是预亏的新抓手影视业务;另一边,根基业务也饱受争议,转型的路并不简单。

智察大数据分析师刘大伟认为,“阅文在线业务势弱,跟免费阅读的冲击有很大关系。但是作为一家成熟的老牌网络文学平台,它不敢轻易地跟进免费模式。且不说会影响业绩,免费模式很难保证内容质量,平台有可能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这对阅文版权运营十分不利”。

至于影视业务,刘大伟表示,“受黑天鹅事件影响,短期内业绩达标有难度,这可能会影响阅文的营收结构,但现在不好判断具体影响会多大”。

中国创意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张京成认为,文创产业是以内容为核心的,从趋势上开发和拓展IP是相关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

但张京成也提到,今年以来市场环境的变化对多个行业均带来较大的冲击,特别是对通过IP开发的影视作品、游戏、图书出版等,甚至对相关的衍生品都带来较大的影响,需要环境变化逐步稳定,令营收等业绩指标继续增长。

在新元文智创始人刘德良看来,市场冲击令整个影视行业都受到影响,所以收入上会产生延迟效应,但因阅文有很强的网络文学IP资源,目前来看亏损应是短期情况,但阅文也需警惕,是否能把网文IP和影视的应用、生产很好地衔接起来,并产生“1+1>2”的效应,这对阅文集团而言是挑战。

“这些年阅文在IP运营、变现、衍生品打造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并通过不断尝试、突破来确定业务边界,只不过在运营体系方面还需要根据市场变化和用户的消费倾向做出相应的调整,提升IP链条运营效率和运营收益是核心重点。”刘德良表示。

热点文章
热点 图片

网站首页 |网站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联系邮箱:907 00 1799@qq.com
 

中国网购网 market.sosol.com.cn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