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手机版
首页 > 商家 >
半年两家子公司破产 拉夏贝尔“披星戴帽”倒计时 还能看到下一个春天吗? 2020-05-20 13:27:28  来源:北京商报

5月18日晚,拉夏贝尔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法国Naf Naf SAS因无力清偿供应商及当地政府欠款,当地法院已经裁定其启动司法重整。事实上,被称作“中国版zara”的拉夏贝尔,曾有无数的高光时刻。不仅被誉为“国民女装代表”,还曾在三年内,成为国内首家“A+H”股上市服装公司。但近年来,头顶“光环”的拉夏贝尔却陷入了亏损困境,将面临被ST的风险,拉夏贝尔还能看到下一个春天吗?

启动重组

拉夏贝尔曾斥资收入麾下的Naf Naf SAS,如今也已陌路。拉夏贝尔在公告中称,由于Naf Naf SAS启动司法重整,且当地法院已指定司法管理人协助Naf Naf SAS全部或部分经营行为,公司丧失对Naf Naf SAS控制权,其将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公告显示,由于2019年度Naf Naf SAS出现大额亏损,且持续经营能力面临重大负面影响,导致拉夏贝尔2019年度合并报表归属净亏损增加4.43亿元。2020年一季度,由于疫情在法国持续蔓延,Naf Naf SAS经营情况进一步恶化。

虽然Naf Naf SAS采取了“申请暂缓支付政府欠款”、“拟出售部分核心店铺租赁权”等举措,但均未有效缓解资金压力,其已无法正常办理经营活动的资金结算。鉴于Naf Naf SAS无力偿还2410.6万欧元到期欠款,当地法院根据法国相关法律规定裁定其启动司法重整。

这已是拉夏贝尔半年内第二家子公司破产。1月21日,拉夏贝尔子公司杰克沃克因无力偿还债务,被法院比准破产清算申请。关于放弃子公司杰克沃克,拉夏贝尔的解释为“该品牌仍处于培育发展的初期,品牌竞争力不强,未来仍需大量的资金投入,且盈利前景不能乐观估计,目前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已不具备持续运营能力。

对于子公司接连破产,拉夏贝尔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正处于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公司主动实施战略性收缩,重点聚焦核心女装业务发展。对于成长前景不确定的非核心业务以及预期未来大幅亏损或需要较多资金投入的业务,将根据经营现状大幅减少或停止资源投入。杰克沃克申请破产清算符合公司集中资源、发展核心业务的需要。”

在纺织服装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看来,拉夏贝尔本身存在亏损、资金困难等问题,再加上疫情影响,子公司面临无法支付房租、工资等问题,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快了Naf Naf SAS的破产速度。

不过,经济学家宋清辉则认为,对Naf Naf SAS失去控制权,对拉夏贝尔并非是一件坏事,失去控制权报表不合并,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拉夏贝尔的亏损。其次,对于竞争力不强的子品牌的剥离,有利于拉夏贝尔聚焦主业的转型发展。

“蒙眼”狂奔

半年两家子公司破产,更多的是拉夏贝尔多年激进扩张种出的“果”。

1998年,在服装代理大行其道之时,拉夏贝尔创始人邢加兴萌生了创立自己服装品牌的想法。在四处筹资50万元资金后,与2位设计师和几位销售人员成立了拉夏贝尔。2003年,服装行业低迷,邢加兴却反其道行之,带领拉夏贝尔加足马力生产,开启了一场“豪赌”。随后,服装市场迎来消费狂潮,拉夏贝尔一战成名,在服装行业站稳了脚跟。

2014年在香港联交所上市,三年之后在A股上市,成为国内首家“A+H”股上市服装公司,伴随资本市场如日中天的发展态势,拉夏贝尔品牌及门店的扩张愈演愈烈。

拉夏贝尔招股说明书显示,2012年拉夏贝尔旗下拥有3340家零售门店,2014年门店增加至6887家,到2018年上半年达到扩张顶峰,门店数量高达9540家。旗下品牌也由当初的三大主营女装品牌扩展到2018年的五个女装 La Chapelle、Puella 、7 Modifier、La Babité及Candie's、三个男装 JACK WALK、Pote、MARC ECKŌ及童装8eM等多品牌。而在品牌扩张高峰期时,拉夏贝尔一年曾新增4个品牌。

对于如此之快的扩张模式,邢加兴曾在公开场合表示,“发展中的公司是停不下来的,国内消费市场每年都是20%多的增长,如果不开新店就意味着倒退”。

显然,停下脚步对于拉夏贝尔而言并非易事。2018年处于亏损中的拉夏贝尔依旧推进收购扩张事宜。2018年6月底,拉夏贝尔以2080万欧元从VIVARTE SAS手中买下NafNafSAS 40%的股权。随后2019年6月,拉夏贝尔以3534万欧元价格收购LaCha Apparel II Sàrl60%股权,以间接获得Naf Naf SAS 60%股权,斥资收购下,NafNafSAS成为拉夏贝尔旗下的附属公司。

程伟雄表示,拉夏贝尔多品牌、多门店的发展模式,确实在高歌猛进中能够推动企业的发展以及推动品牌的快速成长,但是随着大肆扩张,这种跑马圈地的重资产模式,并没有带来多少红利,公司很快便因为资金问题而陷入困境。成本增加,现金流吃紧、资源不匹配、门店成效差等。在问题出现之时并没有被重视,反而在不断量变的过程中导致质变,从而使得业绩滑坡子公司破产等。

存退市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拉夏贝尔将面临被ST的风险。5月15日,拉夏贝尔发布《股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提示性公告》。“若公司2019年度经审计后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值,公司A股股票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处理。”拉夏贝尔相关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事实上,A股上市后的第二年,拉夏贝尔就出现亏损。2018年,拉夏贝尔实现营业收入101.76亿元,同比减少2.69亿元;净利润亏损1.6亿元,同比下降132%。营收虽突破百亿元大关,但净利润却出现了同比三位数的下滑。随后在2019年,亏损加剧。根据拉夏贝尔此前发布的主要经营业绩显示,2019年,拉夏贝尔净利润亏损21.4亿元,同比下降1241.01%。

除了业绩大幅下滑,拉夏贝尔“高库存”的问题也日益凸显。2018年,拉夏贝尔的存货为25.34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达到21.99亿元。2018年存货周转天数为248.89天,2019年前三季度已经高达270.46天。与此同时,拉夏贝尔在2019年迎来“关店潮”,这一年,拉夏贝尔关店4400家,平均每天关店13家。

此外,拉夏贝尔高管、董事相继离职。2月3日,邢加兴辞去董事长职务;2月25日,总裁于强辞职;2月29日,拉夏贝尔董事王文克、独董芮鹏相继辞职;3月29日,拉夏贝尔首席财务官沈佳茗辞职。此外,拉夏贝尔还将就超期未履行承诺的情况被要求进行整改。证监会发现拉夏贝尔存在超期未履行承诺情况。

虽然高层变动被部分业内人士理解为拉夏贝尔的“自救措施”,但在时尚产业投资人、优意国际CEO杨大筠看来,功勋高管及创始人接连离职,意味着从管理层就已不看好拉夏贝尔的发展,拉夏贝尔退市,只是时间问题。

在程伟雄看来,无论管理层如何变动,拉夏贝尔依旧存在退市的可能,如果被ST后有机会进行重组,那么拉夏贝尔或许还能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拉夏贝尔相关负责人回复北京商报记者称:“公司将积极推进转型调整进程,全力以赴争取实现2020年度扭亏的目标。未来,公司将继续收缩经营资源专注核心业务发展,提升库存周转速度和资金周转效率,降低固定成本费用、控制不合理支出。同时,公司计划通过有效盘活长期存量资产、寻求更多合作资源、优化资金使用规划等方式,进一步改善公司资产负债结构。”

热点文章
热点 图片

网站首页 |网站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联系邮箱:907 00 1799@qq.com
 

中国网购网 market.sosol.com.cn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