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手机版
首页 > 商家 >
电影院关门90天 每天至少要“烧”7万元 一个影院老板艰难求生路 2020-04-27 15:06:04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孟军(化名)感到最近的日子颇为不好过。

作为在西南部两个省会城市拥有14个影院的老板,最近三个月,他旗下的影院经历了暂停营业——苦等复工——成功复工——再次暂停营业的一系列过程。

“我每天至少要烧7万块钱,现在资金链已经到了很危险的时候。”孟军说,他计划在6月前卖掉一个影院来维持资金链,并自嘲是“杀鸡取卵”。

“我打算卖掉最不赚钱的一个影院来养活其他13家影院。这个影院原本投资1000万元,一年有三四百万利润,现在打五折,500万就要出手。”他说。

日子不好过的并不只有影院老板,作为一家影院的员工,李宇(化名)已经在家苦等开工超过3个月,这3个月中,因为所在影院无收入,员工只能拿到基本工资。

何时能复工?这成为孟军和李宇们最为期盼的一件事。

每天至少要“烧”7万元

孟军经历过影院红火的日子,在春节之前,他也对这一年中影院少有的旺季充满着期待。

但是临近春节,他旗下已开业的13个影院(加上一个未开业的为14个)影院等来的不是客流量的高峰,而是前所未有的低谷。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迅速蔓延,1月23日,7部贺岁片集体宣布撤档。与此同时,全国各地的影院收到了国家电影局的停业通知,规定自1月24日起全部暂停营业。

孟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影院的上座率,春节期间和平时有很大的差距。在平时,上座率一般是10%-15%,主要的消费者年龄在15岁到45岁之间。而在节假日时的旺季,上座率会在30%-40%以上不等。

“平均一个影院年净利润是400多万,而在春节那个月的收入,就占了全年收入三分之一以上。正常情况下,1月到2月可以赚到200万左右。”孟军表示。

但暂停营业让2020年红火的春节档“一去不复返”。“本来我们年前一个电影院采购了40多万的货物在备着,采购最多的是可乐粉、咖啡粉和爆米花,现在全部都过期了。”孟军说。

停工三个月,影院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孟军表示,他对旗下影院员工一方面采取减少工资的策略,一方面进行裁员。“4月份,我旗下平均每个影院裁了6个员工。”他说,“要是5月情况再这样,就只能全部停薪,只留2个主管就行了,其他的员工都不要了。”

不过,与租金带来的压力,员工工资真的是“小巫见大巫”。

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的记者,租金是影院的最大成本,“我的14个影院平均一个占地2500平米,房租的压力很高,一年租金接近2000万元。”

他向记者算了一笔账:资金有出无进,1天平均下来要“烧”7万元,实在是一个不小的数目。

为了生存,孟军打消了今年再开2个影院的计划,反而开始寻找可以接手他旗下一个影院的投资者。“还好,我还有那么多影院可以支撑一段时间。我的很多开影院的朋友,旗下只有一个影院,只能是卖房卖车来支撑了。”

对于何时能复工,孟军并未心存侥幸,他最乐观的估计是7月能正常复工,“7月复工还得看有没有新片,没新片的话就是亏本的,但也要开业。”

艰难复工路

在疫情期间,孟军的影院曾有过短暂的“喘息期”。

随着疫情的进一步缓解,3月初,很多行业开始陆续复工。从3月16日起,国内有部分地区的影院复工,包括新疆、上海、福建、云南、广州和深圳等地。截至3月24日,全国共有495家影院复工,复工率仅为4.36%。

孟军的影院也加入了复工的队伍,不过没有新片源,加之客流不多,只能卖10块钱一张票。“与正常一般几十块钱的电影票售价相比,算是贱价,也就够交水电费。”他说。

不少影院还实行了类似公益重映片的免费观影活动,进口重映片的免费转最低票价活动,以及会员充值礼赠和商场积分兑换免费观影礼劵等附加活动,但这并没有带来好看的票房数字,3月24日当天,全国票房共2.7万元,平均下来一个电影院一天仅卖出54.5元。

而且,仅仅重新开工5天后,孟军的影院再次关门。出于安全考虑,3月27日,国家电影局紧急发通知,所有影院暂不复业,已复业的立即暂停营业,具体复业时间等国家电影局通知。

对此,孟军的心理受到较大冲击,“在我们的同行群里,大家都挺难受的。”

影院何时能复工,也是李宇(化名)想知道的问题,作为开平市一家商场的影院的值班经理,他的日子同样不好过。

他工作已经4年,之前会选择在电影院上班,是因为觉得电影院属于一个年轻化的娱乐场所,他乐意接触到最新鲜的事物,和年轻人打交道。

“我们影院平时客人的年龄较轻,一般在18岁到30岁之间,年龄较小的顾客消费高一点,年龄较大的反而较低。”李宇说,每年的寒暑假,是影院最旺的时候,客流量是平时的大概1.5倍甚至更高。

“但在疫情的冲击下,新年期间的预售票,第三方自动退款了。”他无奈的表示。

从1月24日暂停营业开始,截止到4月27日,是李宇在家等开工的95天。受疫情影响,目前影院员工只能拿到基本工资。

对于未来,李宇认为今年影院行业基本都会是亏本状态。他表示,“即使复工,也需要半年到1年的缓和期,现在影视拍摄也是处于暂停状态,复工后,也不会有太多优秀的作品播出。”

补贴难题

疫情让电影院行业损失惨重。李宇表示,希望政府相关部门能有一些优惠政策,能让影院行业继续生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多地此前确实发布了“救市”政策。

2月中旬,江苏省出台《关于支持全省电影业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促进平稳健康发展的政策措施》,提出按国家有关规定延期征缴和减免电影专资;对恢复营业的放映单位按因素法奖补;对乡镇影院等进行特别补助;对发行放映单位加大奖励力度。

北京发布《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促进文化企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措施》,提出提前启动本年度市级电影专项资金项目申报工作,确保上半年资金拨付到位;加大对全市影院放映国产影片补贴力度,扩大资助覆盖面;重点支持受疫情影响经营困难的中小型影院。

2月底,浙江发布《关于积极应对疫情推动文化企业平稳健康发展的意见》,提出优先落实2019年度奖励放映国产影片成绩突出的影院和第四批乡镇电影院建设补助资金,安排1000万元对因受疫情影响停业的电影院及院线予以适当补贴,加大对防疫抗疫主题优秀电影作品宣传发行的扶持力度。

同在2月底,广东也发布《中央和省级电影专资扶持受疫情影响影院资金分配方案》,向全省的1337家受到疫情影响的影院分配电影专项资金4888万元。

3月初,四川省出台《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支持电影业健康发展的十条措施》,提出加大影院补贴力度。统筹现有电影、文产相关专项资金,调整优化2020年资金使用方向,对影院应对疫情进行补贴,缓解影院人力成本、房屋租金、贷款利息等运营困难。同时,按规定对2020年新建县城影院、乡镇影院给予补贴,对恢复营业的放映单位加大奖补力度,对深度贫困县影院进行专门补助。

然而,孟军表示,他还没有拿到补贴资金,同时预期即使拿到也是“杯水车薪”。“我有的同行说,1家影院拿到了2万元补贴,这够干什么?估计最多够交个水电费吧。”

除了等待和坚持,目前,影院行业已别无他法。以孟军为例,他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不行的话,就一个月卖一家影院来维持。”

事实上,不仅仅是影院老板和员工,电影爱好者们也在翘首以盼,等待着影院重新开张的日子。

作为电影发烧友,身处新疆的黄玲(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3月份新疆很少电影院复工,反而看到有好几家倒闭了。“感觉我周围电影爱好者的圈子里,都没有啥人在复工期间看过电影。如果看了,大家应该比较激动发个朋友圈的,但是没有一个人发。”

上一次,黄玲进电影院看电影,还是去年12月份。春节假期,她一般会看两到四部电影。现在,黄玲只希望,下半年能正常看上电影:“有的片子我都等一年了。”

热点文章
热点 图片

网站首页 |网站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联系邮箱:907 00 [email protected]
 

中国网购网 market.sosol.com.cn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