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手机版
首页 > 商家 >
泸州老窖集团“踩雷” 泸州老窖5亿存款异常 计提2亿坏账 2020-03-27 15:20:33  来源:搜狐财经

3月24日,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泸州老窖”)发布重大诉讼进展公告,公司收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2014年“泸州老窖1.5亿存款失踪案”的终审判决,维持原判。

这意味着历时五年的泸州老窖1.5亿存款失踪案的司法程序最终落定。目前,泸州老窖失踪的1.5亿存款中仅追回2000万,尚有1.3亿未追回。根据判决,泸州老窖将自行承担40%的责任。

而实际上,包括该案在内,泸州老窖目前共有5亿元存款出现异常,已计提了2亿元坏账准备。

触及“雷区”的不止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其控股股东泸州老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老窖集团”)旗下另一家A股公司鸿利智汇同样容易“踩雷”。

老窖集团在2018年实现控股的另一家A股上市公司鸿利智汇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利智汇”)近期发布业绩快报,2019年全年实现归属净利润亏损8.77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519.81%。

除此之外,老窖集团还险些控股突然业绩暴雷的另一家A股上市公司跨境通。跨境通2019年净利润由2018年盈利6.2亿元转为亏损14.3亿元至11.3亿元。

泸州老窖5亿存款异常,计提2亿坏账

3月24日,泸州老窖发布重大诉讼进展公告,公司收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2014年“泸州老窖1.5亿存款失踪案”的终审判决,维持原判。

这意味着历时五年的泸州老窖1.5亿存款失踪案的司法程序最终落定,而此案最早起因可追溯至2012年。

2012年,白酒消费市场低迷,市场销量下滑严重。在此背景下,泸州老窖与中国农业银行长沙迎新支行展开合作,推出“资源交换,助力营销”方案,即泸州老窖向银行存款,银行从泸州老窖购酒出售。

根据以上合作方案,泸州老窖在2013年分4次向长沙迎新支行的账户汇入共计2亿元存款。

2014年4月23日,第一笔5000万元存款到期,泸州老窖通过一般存款户转回了该笔存款及相应利息。

2014年9月,泸州老窖剩余1.5亿元存款到期欲收回。但银行方面却突然告知泸州老窖存款账户上已无该笔资金,1.5亿存款不翼而飞。

同年,泸州老窖就此事项向提起诉讼。

直到2019年5月,泸州老窖才收到长沙存款案一审《民事判决书》。判决书称,对泸州老窖与迎新支行储蓄存款合同纠纷案(即“1.5亿存款失踪案”)涉及到的刑事案件经湖南省最高人民法院终审认定涉案金额为1.49425亿元,对于泸州老窖通过刑事执行程序不能追回的损失,由迎新支行承担40%的赔偿责任,中国农业银行长沙红星支行承担20%的赔偿责任,其余损失由泸州老窖自行承担。

对于这一判决,泸州老窖表示不服,并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2020年3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最终裁定维持原判。

泸州老窖最新公告显示,截止3月24日,泸州老窖已收回长沙存款案涉及合同纠纷款项2023.99万元,相关进展将后续公告。

这意味着,泸州老窖失踪的1.5亿存款中尚有1.3亿未追回,按照终审判决,泸州老窖将自己承担40%的责任,也就是5200万元的损失。

随着该案涉及到的刑事案件侦破,泸州老窖存款失踪的过程也水落石出。作案人员袁某、朱某冒充农行工作人员,假冒银行名义与泸州老窖签订了《协定存款协议》;随即又冒充泸州老窖工作人员,以泸州老窖名义在银行开户。同时,二人犯罪过程中对时任农业银行长沙迎新支行行长郑某进行行贿才得以顺利进行,最终合谋共同套取泸州老窖的存款。

可是祸不单行,这并不是泸州老窖唯一一起存款异常案件。

在长沙迎新支行1.5亿元存款出现异常后,泸州老窖对全部存款展开风险排查,进一步发现公司在中国工商银行南阳中州支行等两处存款存在异常情况,共涉及金额3.5亿元。

其中一起,泸州老窖在工商银行南阳中州支行1.5亿元存款在2014年12月到期,但该支行以公司存款被南阳公安机关冻结为由拒不支付,并拒绝出示冻结手续。2015年双方曾多次交涉无果,最终工行回应称已报案,但至今仍无新的消息。

根据泸州老窖公告,另一处存款2亿元,相关案侦和资产保全工作正在进行,保全资产已超过1.2亿元。

以上泸州老窖出现异常的存款金额总计高达5亿元。2019年年报显示,泸州老窖已经将上述三处储蓄5亿元存款涉及合同纠纷,报请公安机关介入,并对这5亿存款计提了2亿元坏账准备。

而随着长沙迎新支行1.5亿存款失踪案的最终裁定,泸州老窖表示,本案终审判决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无重大影响。

老窖集团“踩雷”鸿利智汇后险再踩跨境通

触及“雷区”的不止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其控股股东泸州老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老窖集团”)同样容易踩雷。

天眼查显示,老窖集团持有泸州老窖26.02%股权,为第一大股东,而同属于老窖集团实际控股的A股上市公司还有华西证券和鸿利智汇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利智汇”),其中鸿利智汇就是泸州老窖所踩的雷区。

公开资料显示,鸿利智汇创立于 2004 年,总部位于广州市,于2011 年在A股创业板上市是一家主要从事LED器件及其应用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

2018年11月,老窖集团全资子公司金舵投资总计斥资21.09亿元,获得2.31亿股,成为鸿利智汇的控股股东,号称是看好其LED业务。

随后鸿利智汇公布年报显示,2018年实现营收40.03亿元,同比增长8.2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9亿元,同比下滑40.91%。

大幅下滑的净利已经初步显现出“雷坑”。但鸿利智汇依然表示2018年计提商誉减值的原因使公司利润下滑,实际还原后公司主营业务利润是增长的,现金流也非常好。

但仅仅又过了半年,鸿利智汇的雷坑就被引爆。2019年7月13日,鸿利智汇发布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上半年归属净利润亏损7.61亿元至7.66亿元,而上年同期为盈利2.34亿元。

最终鸿利智汇2019年中报显示,上半年度营业收入18.45亿元,同比减少4.13%,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7.62亿元,同比减425.46%。

鸿利智汇最近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2019年全年实现归属净利润亏损8.77亿元,亏损进一步扩大,较上年同期下降519.81%;同时实现营收35.95亿元,同比下降10.18%。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鸿利智汇,泸州老窖集团还曾险些“踩雷”A股上市公司跨境通。

公开资料显示,跨境通的前身是山西百圆裤业连锁经营股份有限公司,于2011年成功上市;2014年,因作价10亿收购了环球易购,改名为跨境通宝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开始经营跨境电商业务。

2019年6月,跨境通实控人与泸州老窖集团全资子公司金舵投资签订《股份转让及表决权委托框架协议》,拟将公司部分股权转让给金舵投资,并将剩余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金舵投资,而这将使泸州老窖集团成为跨境通的实控人。

但最终这笔交易在三个月后最终因交易各方未能对交易方案内容达成一致而终止。现在来看,这项落空的收购计划成为了泸州老窖集团的一大幸事。

财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跨境通实现营业收入约89.7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9.1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4.6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9.25%。

最近,跨境通发布了2019年业绩预告,预计全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2018年盈利6.2亿元转为亏损14.3亿元至11.3亿元。这是跨境通自2011年上市以来首次录得亏损,而且是突然巨亏。

跨境通因清理积压滞销存货及对期末积压滞销存货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影响了公司净利润

鸿利智汇“踩雷”子公司,突然计提商誉减值8.47亿

导致泸州老窖集团“踩雷”是因为鸿利智汇率先“踩雷”的连锁反应。

对于2019年由盈转亏的原因,鸿利智汇表示主要有经营下滑、商誉减值合计8.47亿元、政府补助减少、投资“网利宝”暴雷、两家收购的子公司资产增值减少等五个原因。

投资“网利宝”暴雷是鸿利智汇通过子公司间接控制了北京网利科技有限公司,“网利宝”为网利科技运营的网络贷款交易撮合(P2P)平台。现北京网利科技有限公司办公场所已关闭,实际控制人赵润龙失联,鸿利智汇预估该项投资回收可能性很小,确认损失0.69亿元。

占比亏损最大的商誉减值合计8.47亿元是鸿利智汇对三家子公司因为持续亏损未能达到收购时承诺的业绩而进行商誉减值。

其中,丹阳谊善车灯设备制造有限公司计提商誉减值0.25亿元;东莞市金材五金有限公司计提商誉减1.04亿元;深圳市速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计提商誉减值7.18亿元。

资料显示,这三家子公司是鸿利智汇在2016年-2017年收购。在2018年末,三家公司中金材五金和谊善车灯因未完成承诺业绩分别计提6024.88万元和1.49亿元的商誉减值。这也直接导致了鸿利智汇在2018年净利40.91%。

值得注意的是,鸿利智汇收购的另一家子公司深圳速易网络则在过去三年超额完成了业绩承诺,而未在2018年进行商誉计提,但突然在2019年中报中对其计提商誉减值7.18亿元。这也直接导致了2019年鸿利智汇业绩暴雷。

资料显示,速易网络是一家互联网营销解决方案供应商,为金融等行业客户提供基于网络媒体的车险、寿险、贷款等产品的互联网营销解决方案,同时也通过旗下运营的“全国交通违章查询”、“车一百考驾照”等APP为车主提供服务。2016年,鸿利智汇发行股份募资3.82亿元,收购速易网络100%股份。原股东承诺速易网络2016年到2018年扣非净利润应分别不低于人民币6300万元、7600万元、9650万元。

鸿利智汇2018年年报显示,深圳速易网络2016年-2018年的实际扣非净利润分别为0.79亿元、0.85亿元和0.98亿元,超额完成目标。

但在2019年半年报中,鸿利智汇突然表示速易网络就出现了毛利率下降、利润下滑的情况,需要计提约7.18亿元的商誉减值。鸿利智汇称,速易网络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一是因为受金融监管趋严影响,网络信贷规模收缩,客户对外推广需求下滑,另外受车险新规落地影响,车险业务毛利率大幅下滑;二是受到国内新车销售下滑影响,各互联网汽车平台新车推广业务需求下降,导致公司该项业务收入大幅下滑。

鸿利智汇的暴雷也直接影响了泸州老窖集团的投资收益,甚至有群众质疑其造成了国有资产的流失。

2019年1月,曾有群众在泸州市领导留言板反映:泸州老窖集团对上市公司鸿利智汇不断进行增持,获得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权。然而鸿利智汇的股价却不断创下新低,让国有资本蒙受巨大亏损。

对此,泸州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回复称,鸿利智汇股价涨跌属于市场行为,具有不可完全预测风险,泸州老窖集团旗下金舵公司增持鸿利智汇股份不是简单的股票投资行为,而是根据该公司前期发展和未来预期作出的价值投资,更看重的是公司未来发展前景。

老窖集团入主鸿利智汇斥资21.09亿元,获得2.31亿股,平均每股价值9.13元。截止3月26日收盘,鸿利智汇报7.43元/股,以此为准备,老窖集团的这笔投资仍处于亏损,亏损将近4亿元。

热点文章
热点 图片

网站首页 |网站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联系邮箱:907 00 1799@qq.com
 

中国网购网 market.sosol.com.cn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