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手机版
首页 > 商家 >
市场与监管的博弈:疫情之下或许将加速资管新规延期的落地 2020-03-12 14:35:21  来源:新快报

离2020年底“大限”还有半年多时间,而去年以来各家银行对于转型困难“叫苦不迭”,无论是资产端、负债端还是产品端,银行转型进度条仍未过半;加上疫情将对存量资产的处置带来一定影响,将拖慢理财净值化转型的进度,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资管新规延期的可能性较大。而这场疫情也许将加速资管新规延期的落地。

近期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在回应资管新规是否会延期一年时表示“有可能”,并表示央行和银保监会正在进行技术评估。

“疫情的暴发可能使得未来一段时期内稳增长与防风险的天平会偏向稳增长一边。”中信证券明明债券研究团队认为,这也加大了延长资管新规过渡期的可能性和必要性。

年底转型完不现实,超七成银行做不到

“过去20多个月,银行理财转型已经完成了一部分路程,但是寄望于最后几个月能完成剩下一大半的路程,不太现实。”某股份制银行资管业务相关人士对新快报记者说。

根据近期普益标准调研统计,在2020年底前,能完成存量老资产规范整改并实现净值化转型的中小银行机构,比例不足30%,有73%的银行无法按期完成存量资产改造。还有超四成以上的机构,不能按期完成改造的存量老资产占理财总资产比例依然达20%以上。

从产品转型来看,自从资管新规以来,银行净值型产品规模在非保本理财余额中占比稳步提升。根据普益标准数据,截至2019年末,银行净值型非保本理财产品存续余额约9.71万亿元,占非保本理财存续规模的比重为46.81%,全年净值化转型比率提升25.51%。但即使按照这样的速度,2020年底过渡期截止前完成全部产品的净值化转型,也几乎不可能。

有业内人士表示,截至2019年年底,很多银行存量资管产品压降进度不及三分之一,有的甚至不到20%,远不及原本过渡期的时间进度。其实2019年底就有关于资管新规延期的讨论,疫情之下,资管新规是否延期再度成为业内焦点。“新冠肺炎疫情冲击银行理财的资产质量,可能导致净值型产品发行进度和购买受到影响,拖慢整体转型进程,目前具体数据还没体现,但总体而言影响是短期的。”某华东地区城商行资管部负责人表示。

“虽然在数值上转型提升明显,银行资管净值化比例还处于低位,老产品清退,新产品发行面临困难且无法对接老资产是实打实的压力。预期在年底,2/3的理财投资非标到期,其余存在跨期风险,对银行而言是大考验。”上述人士表示。

非标资产处置难,转型之路困难重重

关于延期的讨论,业内的理由在于,银行的老资产和非标资产存量过大,按照原定过渡期压降很难完成。公开数据显示,到2020年年末,银行理财资产余额中非标资产约有3万亿元,非标加权平均剩余期限是4.2年。中信证券研报中也指出,资管新规出台以来,资管业务有序展开,但体量太大的银行理财产品整改需要时间,再加上老产品所投的非标资产期限一般为2-4年,部分老资产在2020年底仍不能到期。“‘非标转标’做不到也不现实,由表内承接表外理财也非常困难,这么大的量表内也承接不过来,老资产也不能提前回收,资产证券化也不行。”早在去年8月,证监会原主席肖钢曾公开表示。

对于存量的非标资产,根据资管新规规定,可以发行老产品对接保持流动性,但是老产品的募集金额需要严格控制在存量产品整体规模内,并有序压缩递减。同时,到过渡期后不应再有不符合资管新规要求的老产品存续。“通过对某大行存续理财产品进行测算,按照目前新产品发行速度乐观预期,新产品要承接目前老产品月度发行规模至少还需要14个月,而整体替代可能需要等待更长时间。”中信证券研报认为。

“很多银行非标资产占到近六七成,资产回表需要母行拿出真金白银进行兜底,不仅是占用资本金的问题,其中的不良资产也需要母行自行消化。”某股份制银行资管业务相关人士表示。更加考验银行的是,“新老划断”使得银行不能发行新产品来承接存量产品,而直接处理对银行的压力太大,处理不好,有可能造成流动性上的压力。“这或许也是银行对存量资管产品整改推进较为缓慢的原因。”有券商分析师还表示,“尤其是很多非标资产是超长期限的非上市股权,没法通过转入表内等方式处理。”

此外,资管新规推进银行理财产品净值化,投资人的接受程度也成为各家银行的又一考验。“净值型产品由于不承诺‘刚性兑付’,产品收益随着市场波动而变动,极大改变了传统投资者在银行购买理财产品的认知。由此而言,银行的目标客户群体接受净值产品程度显著降低。”普益标准银行业分析师表示。在疫情影响下,投资者整体风险偏好进一步下行,对保本类产品的需求升温,净值型产品的销售将更加举步维艰。

延期不等于放任 “一行一策”褒贬不一

虽然转型不易,但并不意味着银行能够以“难”为借口,拖延时间。

事实上,资管新规发布前后,市场与监管之间的博弈“天平”一直在摇摆。早在2018年7月20日,央行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明确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有关事项的通知》中,为资管转型延期开了一道“口子”——对过渡期的规定补充了一条:过渡期结束后,对于由于特殊原因而难以回表的存量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以及未到期的存量股权类资产,经金融监管部门同意,采取适当安排妥善处理。这道政策的“口子”也为资管新规延期埋下了伏笔。

2019年8月,证监会原主席肖钢关于资管新规过渡期的发言拉开了对延长过渡期讨论的序幕。肖钢建议,对于资管新规,应该取消2020年过渡期的要求,由银行的资产管理部门继续经营管理老资产,逐步降压,不设定时点,持续经营下去,并实行“一行一策”,防止“一刀切、齐步走”。

然而,据近期普益标准调研显示,各家中小银行对“一行一策”褒贬不一,支持和反对的人数分别占53%和47%。机构尤其担忧公平性考量,其中超六成机构担心本行提前完成而他行未完成,导致面临不公平竞争问题。“中小银行转型基础较差,且基本以大行转型做参考,‘一行一策’可能会导致中小银行过渡难度更大。”有受访机构如此表示。

“肯定不会发延期的文,如果这样银行整改肯定就不积极了,我预计到了年底的节点,监管才有可能发具体延期的文件。”某资管研究机构负责人对新快报记者说。不过也有接近监管人士表示,监管去年后半年就在探讨资管新规延期的可能性,但监管要求银行仍需制定整改计划并报备监管,明确存量资产的处置进展,以避免银行再次“拖而不改”。

热点文章
热点 图片

网站首页 |网站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联系邮箱:907 00 1799@qq.com
 

中国网购网 market.sosol.com.cn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